Category Archives: 羊有咩感

瓊瑤御用導演劉立立22日晚病逝

握三下,我愛妳!…瓊瑤 昨天下午,我接到好友王玫的電話,她第一句話就說:「瓊瑤姐,我們今天早上,為劉姐做了氣切的手術!」我的心砰的一跳,驚呼著喊:「氣切!」 劉姐,在影劇圈中,大家都這樣稱呼她,就像稱呼我「瓊瑤姐」一樣。但是她直呼我瓊瑤,因為她堅稱我比她小。她是我的老友,工作夥伴,我的導演,在我的人生和她的人生中,我們彼此都佔據著相當大的位置,她的名字是「劉立立」。 第一次見到劉姐,是1976年,我拍電影「我是一片雲」,她是那部電影的副導。我從沒見過嗓門這麼大,活力這麼旺盛,工作能力如此強的「女人」,她給我的印象太深了。到1978年,我跟她說:「妳來幫我當導演,妳行!」她對自己完全沒把握,我堅持說她行!於是,她導了我的「一顆紅豆」,從此開始了她的導演生涯。所以,她常對我說:「妳是我的貴人,妳改變了我的命運!」! 我和劉姐就這樣成為工作夥伴,我用「喬野」為筆名,編了許多電影劇本,都是她執導的。我們交換著彼此的感情生活,交換著彼此的心靈秘密,也分享著共同為一部戲催生的喜悅。在電影的極盛時期,我們每次票房破紀錄,就要在我家開香檳,那時工作人員演員和她的另一半—-董哥全到齊,笑聲鬧聲驚天動地。當我把電影公司結束,她進了電視圈,把我也拉下水,我們又拍了「幾度夕陽紅」、「煙雨濛濛」、「庭院深深」、「在水一方」……等一連串的電視劇。我和她,就這樣成為一生的知己。 劉姐的感情生活是不可思議的,她年輕時,是風頭人物,是「校花」。董哥是她的學長,都是政工幹校(今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戲劇系的學生。劉姐風頭太健,很多學長追求,大家比賽寫情書給她,打賭誰能追到手。董哥也是其中之一。但是,直到董哥畢業,這些學長誰也沒追到她。 沒多久,董哥結婚了,娶了王玫。當劉姐畢業,進了影劇圈,董哥也進了影劇圈,他們都從「場記」幹起,兩人經過許多曲折,居然電光石火,陷進一場驚天動地的戀愛。但是,此時的董哥已「使君有婦」,兩人只能在外面租了一間房子同居。董哥有才華有能力,是各方爭取的「名副導」,跟劉姐這場戀愛,風風火火,充滿了戲劇性。劉姐性情激烈,曾經為了和董哥爭吵,一刀砍斷自己的胳膊。(那是一本巨大的書,無法細述) 當時,王玫已經生了一個女兒,整天為家務操勞。當王玫知道董哥有了外遇,她沒有吵鬧,沒有爭風吃醋。有一次,董哥到南部的劇組去工作,劉姐在臺北的劇組工作。等到董哥從南部回到臺北,才大吃一驚的發現,王玫不但和劉姐成了最好的朋友,還把劉姐接到家裡,兩個女人說,願意分享一個丈夫!董哥不敢相信,卻喜出望外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從此他們過著三人行的生活。王玫陸續又生了兩個孩子,都把劉姐當成親媽一樣,劉姐對這三個孩子,更是寵愛異常。尤其是小兒子「四海」,幾乎是劉姐抱大的,劉姐愛這兒子到無以復加,連我旁觀的人,也歎為觀止。劉姐也為了這段愛情,為了尊重王玫,終身不要生孩子,免得孩子們之間會產生問題。 問世間情為何物?我實在不明白。年輕時,沒有人看好他們這種關係,總認為隨時會鬧翻,會弄得不可收拾。但是,他們就這樣恩恩愛愛的生活著,數十年如一日。當年,我也曾私下問劉姐:「妳終身認定董哥了嗎?未來是妳不知道的,會不會再遇到別人?」她斬釘斷鐵的回答我:「絕不可能!我認定他了!」 劉姐當導演,收入比當副導演時,當然好很多。董哥也當導演了,卻沒有劉姐勤快,接戲比較接得少。劉姐把賺的每一分錢,都用在董家。和董哥王玫一起,把孩子一個個拉拔長大。他們這一家人,成了很奇妙的一種「生命共同體」,密不可分。最讓我感動的,是王玫數十年不變的那顆無私、寬宏、包容的心。她不止包容,還深愛著劉姐,感激她為這個家所做的一切! 當劉姐年紀老了,不再能風吹日曬幫我拍戲了。我和她的友誼不變。每年過年前,一定要見一面,談談彼此的生活。三年前,劉姐和董哥來我家,我發現劉姐講話有些口齒不清,走路也歪歪倒倒。董哥才告訴我,劉姐患了遺傳性的一種罕見病「小腦萎縮症」。我頓時目瞪口呆,我看過一部日本電影,名字叫「一公升的眼淚」,內容就是紀錄一個患了這種病的女孩,如何一步步走向死亡。當我嚇住時,反而劉姐安慰我,她說:「我母親有這種病,它會讓人逐漸失去行動能力,逐漸癱瘓,無法說話。但是,它不會影響智慧和生命,我母親發病後,還活了二十年!」董哥在一邊介面:「二十年夠了,這二十年,我和王玫會照顧她!」 那天,看著董哥扶持著劉姐離開我家,我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我立刻衝到電腦前,去搜尋「小腦萎縮症」的資料,發現確實像劉姐說的,如果是老年人發作這病,不會影響智力,但是,會逐漸失去所有生活能力。我想到,劉姐是這麼有活力的一個人,怎能忍受逐漸癱瘓的事實?如果失智還好,反正自己都不知道了!假若思想一直清晰,卻連表達能力都沒有,那不是禁錮在自己的軀殼裡了嗎?到那時候,董哥和王玫還有耐心和能力來照顧她嗎?畢竟,董哥和王玫也老了,董哥自己身體也不好。 從那時起,我和王玫就經常通電話,談劉姐的病情。劉姐沒有她說的那麼樂觀,她的病惡化得很快,從發病到不能行走,到說話完全不清,在三年中全部來臨。王玫每天要把她抱上輪椅,抱上床,幫她洗澡,喂她吃飯,推她去外面散步…… 家裡還有新添的小孫子,可以想像生活多麼艱難。我力勸她請外籍看護來分擔辛苦,如果王玫也倒了,誰來撐持這個家?她聽了我,請到一個很好的印尼看護。 三個月前,王玫告訴我,劉姐因為肺部感染,進了加護病房,現在插管治療,說不定會挨不過去。我難過極了,談到傷心處,不禁哽咽。我當時就要求王玫,如果到了最後時刻,千萬不要給劉姐「氣切」,因為「氣切」會延長生命,卻無法治療這個病,還不如讓她走得乾脆一點。我自己,早就寫好放棄急救的文字,並且交待我的兒子,絕對不可氣切和電擊,時候到了,就讓我平安的走。 因此,當我聽到王玫說,幫劉姐氣切了,我才震懾住。我問為什麼還要氣切?王玫哽咽著說,不捨得啊!插管已經把她的喉嚨都插破了,醫生說,有人八十歲氣切後還救了回來,何況,劉姐還有意識,會用眨眼表示意見,當他們問她要不要氣切時,她皺眉表示不要。但是,王玫問她,妳不想回家嗎?妳不想看兩個孫子嗎?劉姐眨眼了!王玫說:「她還有生存的意志,她還能愛啊!我們捨不得放棄她呀!」談到這兒,王玫忽然對我說:「我和董哥離婚了!」我驚問:「什麼?」王玫說:「沒敢跟妳講,我們離婚後,十月三日那天,董哥在醫院裡,和劉姐結婚了!總得讓她名正言順當董太太呀!萬一她走了,我兒子才能幫她當孝子,捧她的靈位呀!」 我握著電話筒,久久無法說一語,眼淚在眼眶轉,聲音全部哽在喉嚨口。王玫在電話那頭也沙啞難言,董哥接過了電話,繼續跟我說。整個提議,是兒子四海提出的。因為他要當劉姐名正言順的兒子,為劉姐當「孝子」。結婚以前,他們去病床前,把離婚證書亮給劉姐看,董哥說:「我可以娶妳了!妳要不要嫁我?」劉姐眼睛濕了,眨了眨眼。所以,十月三日那天,醫生和護士們,把病房佈置成新房,貼滿了囍字,放滿了汽球,連區公所的職員都到場來見證(因為要辦理結婚戶籍)。大家圍繞著病床,一起唱著「庭院深深」,和其他的電視主題曲。劉姐笑了,她已經很久沒有笑過,但是,她笑了……董哥就這樣娶了和他相愛了四十幾年,現在躺在病床上不能動的新娘! 我聽著,哭了。我說:「董哥,你生命裡,有這麼偉大的兩個女人,你也沒有白活了!我該不該說恭喜你呢……」我說不出話來,心裡是滿滿的感動和激動。王玫又接過電話,跟我說:「雖然沒照妳的意思做,我們幫她氣切了,未來怎樣,還不知道。如果狀況穩定,兩星期就可以出院,我會把她接回家,有孩子孫子包圍著,她一定比較快樂!今天,我去醫院看了她,我握住她的手,妳知道嗎?她居然回握了我幾下!好像在跟我說什麼!」我心裡一震,想到曾經告訴劉姐,「敲三下,我愛你!」的故事,當時還想拍成電影。我頓時知道了,劉姐在對王玫說:「握三下,我愛妳!」 這是我身邊的故事,這是發生在昨天的故事,從昨天到現在,我一直激動著,想到大家在醫院裡唱「庭院深深」的婚禮,想著我的好友劉姐和她的一家,我什麼事都做不下去。我的眼睛不曾乾過,好想哭。但是,想到劉姐在生命的尾聲,迎來這樣一個婚禮,她一定得到莫大的安慰!她一生付出這麼深的愛,董哥和王玫,也用這麼深的愛來回報她!她也值得了! 我今天無法談新還珠,也無法貼劇照給大家。我的心情無法平復,我要把這個故事即時寫下來,這故事裡不止有愛情,還有我都無法瞭解的大愛! 為什麼還有人不相信「人間有愛」呢?請大家一起幫我祈禱,讓劉姐能夠早日出院,回到她新婚的家,再享受一段親人的愛! 2010-10-21

Rate this:

Posted in 羊咩書架, 羊有咩感 | Leave a comment

圖書館一遊

前個星期要清假期,無無聊聊咁放咗幾日假。自閉羊無地方去,圖書館當然例牌要探訪一下。雖然搵到呢疊書去消磨時間,不過,大部份睇咗少少就放棄喇。都唔好睇嘅,無咩娛樂性。只係認真睇咗亦舒兩本散文,林夕本書就借咗番屋企睇埋佢。

Rate this:

Posted in 羊咩書架, 羊有咩感 | Leave a comment

牧場少年

終於都去咗傳說嘅牧羊少年,價錢唔平,環境有啲混亂,不過,啲食物都OK嘅。咁啱…楊吉璽同演講者馮祿德就坐喺羊隔離枱。可惜,另一邊係羊最怕嘅魔怪…。唉唉唉,羊邊食邊心驚,本來想慢慢歎,最後都全速完成個午餐,急急腳離開,去個安靜地方等開場。新界有新界好,地方大啲,有心嘅,點都可以搵到可以唞氣嘅空間。

Rate this:

Posted in 羊有咩感 | Leave a comment

雪山飛狐

星期六又一次出發去沙田嘅文化博物館。今次吸引羊去嘅係金庸館一周年紀念項目: “雪山飛狐”舞台劇。雖然唔係羊特別喜歡嘅一套小說,不過,趁仲未打得波,BOKY 又放假,去一趟支持吓都好。 原舞台劇本由盧景文改編,余振球及張飛帆剪輯整合,余振球執導,歐錦棠、何敏儀及高繼祥主演。演出:劇場空間。

Rate this:

Posted in 羊咩書架, 羊有咩感 | Leave a comment

多多無好人

本來以為某舊同事係以事論事嘅人,原來唔係,無論任何人都係會講風涼話。話說最近有幾部DELL機有啲事,某舊同事就幸災樂禍咁話,好在佢揀咗蘋果機,咩嘢事都無!做人真係要公平啲,之前某舊同事都係用DELL機啦,仲兩部添,用到過保養期都無事無幹,點解依家會咁講呢?公司90%以上嘅同事,用咗幾代DELL機,除咗嫌啲機笨重,都無發生過事,只係最近更新咗啲軟件先有事。更何況,個個事例都唔同,點可以咁講說話㗎?! 當然,年中都有兩,三部要更換硬件,不過,下一個工作天就搞掂喎,蘋果,可以咩? 羊呢,真係覺得同某些人做唔到朋友,真係無損失㗎。咁多年來,羊好多時候都依靠感覺同人做朋友,不過,為免有偏見,都有跟住”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嘅宗旨,比機會自己去了解新、舊認識嘅人深啲、全面啲。慶幸,自己嘅本能感覺真係幾準確㗎。 所以囉,到今時今日,羊身邊傾得吓偈嘅,都係同羊有一樣嘅價值觀,雖然唔可以話我哋係正常人,不過,總之都唔係壞人,都係心地好嘅。

Rate this:

Posted in 羊有咩感 | Leave a comment

自然定律?

人會變,月會圓,真係一個自然定律? 或者係羊自己唔成熟?雖然人會隨著成長路途上,不斷學習如何進步的同時,亦不斷改變自己的性格,務求適應不斷改變的社會,不過羊唔想相信人會改到連本性都變埋。 事源係,好耐無見嘅同學訴說老同學嘅轉變,有啲措手不及之餘,有更多嘅失望。聽完個故事,羊,第一感覺:一啲都唔似佢嘅為人;第二感覺:以佢咁順風順水嘅人生,無咩理由會變成咁不近人情;第三感覺:係咪有誤會呢?不過,再諗深一啲,大家又真係N咁多年無聯絡,變化都可以好大嘅。羊,又好難繼續一廂情願咁想像嘅。話晒佢地曾經係好好朋友喎,同學有啲難接受又係真嘅。 羊唯有接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嘅理論,心好過啲咁啦。感覺好似只係衰人帶壞佢,唔係佢本身嘅問題…唉唉唉,算喇,都唔關羊事。小導消息源源不絕,真係唔到你唔想知…。唉,都唔知糾纏到幾時。

Rate this:

Posted in 羊有咩感 | Leave a comment

I Fall to Pieces…

I Fall to Pieces – Patsy Cline I fall to pieces Each time I see you again I fall to pieces How can I be just your friend? You want me to act like we’ve never kissed You want me … Continue reading

Rate this:

Posted in 羊有咩感, 把歌談咩心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