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徐志摩

九十年前

舊年先講緊徐志摩仲有一年就逝世九十年,眨眼間,今日就係徐志摩嘅逝世九十年,時間過得真快。 1931年11月19日早8:00時,徐志摩搭乘中國航空公司“濟南號”郵政飛機由南京北上,他要參加當天晚上林徽因在北平協和小禮堂為外國使者舉辦中國建築藝術的演講會。當飛機抵達濟南南部黨家莊一帶時,忽然大霧瀰漫,難辨航向。機師為尋覓準確航線,只得降低飛行高度,不料飛機撞上開山(現濟南市長清區崮雲湖街道辦事處境內),當即墜入山谷,機身起火,機上人員全部遇難。 徐志摩(1897年1月15日—1931年11月19日)

Rate this:

Posted in 羊有咩感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土包子,是真的嗎?

年少時唸徐志摩的「再別康橋」,老師只分析詩的背景,隱喻,至於他的夫人、情人姓甚名誰,無從得知。只覺得,“我輕輕的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是多麼的瀟灑。 後來讀到「愛眉小札」的徐陸兩人的浪漫愛情:“幸福還不是不可能的,這是我最近的發現”…是那樣樸素簡單又揪心,一句一句帶着情,帶着意,裡裡外外都是愛。 再後一點接觸「中國近代文學」,林徽音的詩心文采竟也不比她的在美術方面才能遜色。 一本「小腳與西服」看完,才恍然驚覺:「啊!原來詩人口中極嫌棄的土包子「張幼儀」有才也有學」,她竟是一位能操數國語言的大學教授,一位重整即將倒閉的銀行的銀行家,又是一位服裝界的女強人。 果然,文人寫的和現實生活,真的可以有那麼大差異!

Rate this:

Posted in 羊咩書架, 羊有咩感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心血來潮

呢幾日又係每年一次嘅自制長假期,突然心血來潮,翻睇一吓羊咩偶像徐摩摩嘅書本。原來明年今日就係徐志摩嘅逝世九十年咯,時間過得真快。 《你去》- 徐志摩 你去,我也走,我們在此分手你上哪一條大路,你放心走你看那街燈一直亮到天邊你只消跟從這光明的直線 你先走,我站在此地望着你放輕些腳步,別教灰土揚起我要認清你的遠去的身影直到距離使我認你不分明 再不然我就叫響你的名字不斷的提醒你有我在這裏為消解荒街與深晚的荒涼目送你歸去…… 不,我自有主張 你不必為我憂慮;你走大路我進這條小巷,你看那棵樹高抵着天,我走到那邊轉彎再過去是一片荒野的凌亂 有深潭,有淺窪,半亮着止水在夜芒中像是紛披的眼淚有石塊,有鈎刺脛踝的蔓草在期待過路人疏神時絆倒 但你不必焦心,我有的是膽兇險的途程不能使我心寒等你走遠了,我就大步向前這荒野有的是夜露的清鮮 也不愁愁雲深裹,但須風動雲海里便波涌星斗的流汞更何況永遠照徹我的心底有那顆不夜的明珠,我愛你

Rate this:

Posted in 羊有咩感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