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因

深笑
 
是誰笑得那樣甜,那樣深,
  那樣圓轉一串一串明珠
  大小閃著光亮,迸出天真!
  清泉底浮動,泛流到水面上,
  燦爛,
  分散!
  
  是誰笑得好花兒開了一朵
  那樣輕盈,不驚起誰。
  細香無意中,隨著風過。
  拂在短牆,絲絲在斜陽前
  掛著
  留戀。
  
  是誰笑成這百層塔高聳,
  讓不知名鳥雀來盤旋?是誰
  笑成這萬千個風鈴的轉動,
  從每一層琉璃的檐邊
  搖上
  雲天
情 願

我情願化成一片落葉,
讓風吹雨打到處飄零;
或流雲一朵,在澄藍天,
和大地再沒有些牽連。

但抱緊那傷心的標誌,
去觸遇沒著落的悵惘;
在黃昏,夜班,躡著腳走,
全是空虛,再莫有溫柔;

忘掉曾有這世界;有你;
哀悼誰又曾有過愛戀;
落花似的落盡,忘了去
這些個淚點裡的情緒。

到那天一切都不存留,
比一閃光,一息風更少
痕跡,你也要忘掉了我
曾經在這世界裡活過。

 
仍然
 
你舒伸得像一湖水向著晴空裡
白雲,又像是一流冷澗,澄清
許我循著林岸窮究你的泉源:
我卻仍然懷抱著百般的疑心
對你的每一個映影!

你展開像個千瓣的花朵!
鮮妍是你的每一瓣,更有芳沁,
那溫存襲人的花氣,伴著晚涼:
我說花兒,這正是春的捉弄人,
來偷取人們的癡情!

你又學葉葉的書篇隨風吹展,
揭示你的每一個深思;每一角心境,
你的眼睛望著,我不斷的在說話:
我卻仍然沒有回答,一片的沉靜
永遠守住我的魂靈。

About Ellen 羊, 阿羊, 羊咩, lamblamb, 大頭羊, ellen lamb, Ellen Young

喜歡的人可以每天對他笑,討厭的人連看都懶得看一眼。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羊情寄意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