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舊思情…

昨日突然心血來潮想重溫一下納蘭性德的詞全集,經過翻箱倒籠之後,除了

虞美人:

銀床淅瀝青梧老,屧粉秋蛩掃。采香行處蹙連錢,拾得翠翹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燈和月就花陰,已是十年蹤跡十年心。

還有久違的兩首詩:

詩經‧邶風‧柏舟
泛彼柏舟,亦泛其流。耿耿不寐,如有隱憂。微我無酒,以敖以遊。
我心匪鑒,不可以茹。亦有兄弟,不可以據。薄言往訴,逢彼之怒。
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威儀棣棣,不可選也。
憂心悄悄,慍於群小。覯閔既多,受侮不少。靜言思之,寤辟有摽。
日居月諸,胡疊而微?心之憂矣,如匪澣衣。靜言思之,不能奮飛。

關於此詩的作者和主旨,在歷史上曾有長期爭論。概括起來主要是兩派:一派認為作者是男性仁臣,另一派認為作者是女子,魯詩即以為是衛宣夫人所作。現代學者多認為是女子所作。觀察整首詩的抒情,有幽怨之音,無激亢之語,確實不像男子的口氣。從詩的內容看,是一首女子自傷遭遇不偶,而又苦於無可訴說的怨詩。

是的,人在現實中常常像一根軟弱無力的蘆葦,但卻是一根會思想的蘆葦。可能沒有力量擺脫命運的不公,沒有力量反抗制度的壓迫,無法避開他人的陷阱。但是,人可以思想,可以由此反思自我存在的意義和價值,並把它表達出來。從更高的意義上說,當人在這樣做的時候,便是在用自己的方式肯定自己存在的意義和價值,而不僅僅是一種單純的發洩和自我表現。

元 – 管道昇
我儂詞: 你儂我儂,忈煞情多;情多處,熱如火;捻一個你,塑一個我,將咱兩個一齊打破,用水調和;再捻一個你,再塑一個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我與你生同一個衾,死同一個槨。

管道昇(1262~1319)字仲姬,元代著名的女性書法家、畫家、詩詞創作家。自幼聰慧,能詩善畫,嫁趙孟頫,冊封魏國夫人。

About Ellen 羊, 阿羊, 羊咩, lamblamb, 大頭羊, ellen lamb, Ellen Young

喜歡的人可以每天對他笑,討厭的人連看都懶得看一眼。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羊情寄意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